天书资讯站

张国平还曾是退市公司保千里的实控人,IPO日报发现,你会选择信任吗

  • 日期:2021-03-20 14:25:45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狐
  • 阅读人数:273

如果喜欢IPO日报,请【设为星标★】精彩文章第一时间推送。

虽然年近7旬,但退市公司保千里曾经的实控人张国平又将征战A股江湖。

近日,常州钟恒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钟恒新材”提交创业板申报稿,而张国平持有公司99%的股份。

IPO日报发现,张国平和其子张乾峰的“黑历史”不少,其中包括曾“送”给院长690万元,被处罚等。

张国平还曾是退市公司保千里的实控人,IPO日报发现,你会选择信任吗(图1)

左中括号

“送”690万元

左中括号

股权结构方面,张国平是通过其全资持股公司申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申达集团”间接持有钟恒新材99%的股份。即 申达集团是钟恒新材的控股股东。

2005年,申达集团与江苏太平洋建设集团建立互保关系,江苏太平洋建设集团于2006年9月开始资金链断裂,相关债权银行追究申达集团连带担保,该事项导致申达集团在后续年度出现财务危机。

2013年4月,申达集团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下称“无锡中院”申请破产重整,并获受理。

2013年11月,无锡中院批准了申达集团重整计划,并于2014年2月裁定申达集团重整计划执行完毕。

在此背景下,2016年,时任无锡中院党组书记兼院长时永才以他人名义取得中达软塑1000万股股份,按照当时中达软塑账面净资产计算的价值为1690万元。

而时永才取得该等股权仅支付1000万元股权款, 剩余690万元股权款系由张国平安排支付给时永才指定的相关人员后,由该等人员将1690万元股权款支付给中达软塑股权转让方。

不知是有“闲言闲语”传出,还是出于某种原因,2019年3月,时永才相关人员与张国平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将相关人员所持有的中达软塑1000万股票以1950万元转让给张国平。2019年5月,时永才相关人员将690万元予以返还。

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19年9月,江苏省纪委通报时永才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根据中国检察网2020年4月7日发布的公告,时永才涉嫌受贿罪、挪用公款罪一案,经江苏省人民指定管辖,由南通市人民向南通市中级人民提起公诉。

张国平还曾是退市公司保千里的实控人,IPO日报发现,你会选择信任吗(图2)

对此,钟恒新材在申报稿中表示,张国平不存在被追究违法行为的情形,亦不存在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的情形。

左中括号

实控保千里

左中括号

除了涉入上述事件, 张国平还曾是退市公司保千里的实控人,彼时保千里名为中达股份,其儿子张乾峰为中达股份的。

后因为被借壳,张国平在2015年3月丧失控制权中达股份的控制权,且之后中达股份改名保千里。不过,其儿子张乾峰直到2016年7月才辞去保千里董事的职务。

2019年12月,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保千里存在多项违法事实,比如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及关联交易、未按规定披露对外担保情况、未按规定披露大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等。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对24名人员进行处罚。其中张乾峰被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5万元罚款。

张国平还曾是退市公司保千里的实控人,IPO日报发现,你会选择信任吗(图3)

除实控人和其儿子是“有故事”的老板外,钟恒新材的控股股东申达集团在2017年11月被江苏省无锡地方税务稽查局罚款64.02万元。原因是,申达集团2014年至2015年于股票二级交易市场抛售股票取得收入,未按税法规定缴纳营业税;2015年3月,申达集团受让五家企业股权时,未按税法规定缴纳产权转移书据印花税。申达集团共计少缴税款为128.05万元。

左中括号

第一大供应商颇为“年轻”

左中括号

钟恒新材主要从事BOPET特种薄膜材料研发、生产和。公司产品包括转移膜、烫金膜、镀铝膜、涂布膜、亚光膜等。

财务数据方面,钟恒新材2017年-2019年以及2020年前三季度下称“报告期”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58亿元、4.26亿元、4.51亿元、3.1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49.55万元、4209.71万元、6815.76万元、6590.08万元。

其中,钟恒新材2018年和2019年在营业收入同比只增长18.89%和5.89%的情况下,归母净利润却同比增长343.34%和61.91%。

主要原因在于, 钟恒新材报告期内的毛利率连续增长,分别为14.44%、22.07%、27.51%、37.49%。

关于毛利率猛增的原因,钟恒新材在申报稿中表示,2018 年之后,原材料价格持续下跌,但公司产品售价下降幅度很小,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持续上升;另外,公司产品结构成功转型,高毛利水平的成长类产品占比大幅提升,从而使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得到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钟恒新材 部分大供应商颇为“年轻”

比如,苏州宝昱荣塑化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宝昱荣”成立于2018年9月25日,但在2018年便是钟恒新材第五大供应商,钟恒新材采购金额为1260.78万元,占总采购额的4.54%。2019年和2020年前三季度,宝昱荣则均为钟恒新材第一大供应商,钟恒新材采购金额分别为7817.44万元和5023.56万元,占当期总采购额的28.64%和30.47%。

有意思的是,天眼查显示,宝昱荣披露的2018年年报和2019年年报中,虽然股东均为徐佩娴,且认缴出资额均为100万元,但2018年年报中实缴出资额为100万元,到了2019年年报中实缴出资额反而减至0元。

张国平还曾是退市公司保千里的实控人,IPO日报发现,你会选择信任吗(图4)

张国平还曾是退市公司保千里的实控人,IPO日报发现,你会选择信任吗(图5)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建新对IPO日报表示,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形,可能是申报时出了差错。如果不是出错,那合法的途径只能是做了减资又认缴出资了,否则解释不了这个问题。这样的话,诚信可能有问题。

多个律师也向IPO日报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此外,宝昱荣2018年年报和2019年年报中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

再看供应商丹阳市仟瑞塑化材料有限公司下称“仟瑞塑化”,其成立时间更晚,具体时间为2018年12月27日。仟瑞塑化在2019年一跃成为钟恒新材第三大供应商,2020年前三季度也是,钟恒新材两期采购金额分别为5341.22万元和2448.16万元,占当期总采购额的19.57%和14.85%。

仟瑞塑化2018年年报和2019年年报中,虽然认缴出资额均为100万元,但实缴金额均为0万元,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和2人。

关于部分供应商为何在成立之初便能成为公司前五大供应商,以及张乾峰为何不像在保千里时在公司任职等问题,IPO日报向钟恒新材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END

记者 邹煦晨

版式 王莹

● 快手市值破万亿,这俩80后嗨皮了…

● 并购志 1.8亿收购光云动漫,“栽过跟头”的华录百纳又要转型了?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