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资讯站

法制日报揭“隐蔽性腐败”:仅收熟人钱物 为熟人办事

  • 日期:2019-02-20 10:51:08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狐
  • 阅读人数:826

官员朋友圈亟需制度规范

个别领导腐败仅收熟人钱物 利用职权为熟人拿业务赚提成

专家建议

在反腐败高压态势下,裸的权钱交易等腐败行为已经得到遏制,新的腐败类型更容易发生在领导与其熟人、朋友之间。同时,显性腐败会相应减少,隐蔽性腐败会相应增多

朋友圈演变为腐败圈的现象充分反映了腐败的复杂性。所谓的朋友圈,本质上是进行不正当利益交换的腐败群体。这种腐败对政治生态和社会生态产生的负面影响很大,并且具有极强的传导性和污染性

防范官商之间出现畸形的朋友圈,首要的措施在于建立一个“亲”“清”的新型政商关系;其次,领导主动净化自己的朋友圈,要有底线意识、敬畏意识,与朋友的交往不能建立在利益基础上,以利相交,利尽则散

因为张德友“只挑熟人收钱”比如帮助同学所在的企业得到业务从而收受巨额“提成款”作为回报。

接受《法制日报》采访的专家认为,在反腐败高压态势下,裸的权钱交易等腐败行为已经得到遏制,腐败分子的腐败手法也越来越隐蔽,但这些新花样并不能改变以权谋私的腐败本质。

在受访专家看来,朋友圈演变为腐败圈的现象充分反映了腐败的复杂性,这就要求必须建立更加严密的制度体系,保证权力运行的每一个环节都得到强有力的制约和。

帮熟人拿业务赚提成

腐败手法更具隐蔽性

张德友部分案情的曝光,缘于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贾滋绿、李天舒单位行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贾滋绿是吉林省银泰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天舒是这家公司的职员,负责对外业务工作。贾滋绿与李天舒则是夫妻关系。

张德友和李天舒是同学,为其同学所在的企业得到业务,企业则送给张德友“提成款”435万余元作为回报。

中国纪检监察报的报道显示,为拓展公司业务,2010年年底,李天舒多次找到时任吉林市中级人民院长张德友,请其帮忙承揽省内一些银行的评估业务,双方约定事成之后给张德友30%业务“提成款”

随后,在张德友的帮助下,银泰房地产估价公司得到了吉林银行的贷款抵押评估业务。2014年年末,张德友又帮助银泰公司得到了九台农商银行的贷款抵押评估业务。

为感谢张德友,贾滋绿、李天舒将两笔评估业务营业额的30%作为“提成款”送给张德友。张德友同意收下这些钱,但因身份原因,将钱继续放在银泰房地产估价公司账户中。

据计算,贾滋绿、李天舒送给张德友的提成款为435万余元。

贾滋绿、李天舒两人在供述中称,如果没有张德友的帮助,他们不可能得到两家银行的评估业务。

根据《贾滋绿、李天舒单位行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认为,银泰房地产估价公司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违反国家规定,给予国家回扣,被告人贾滋绿作为直接负有的主管人员、李天舒作为直接人员,其行为均已构成单位行贿罪。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院长杜治洲告诉《法制日报》随着我国反腐败高压态势的持续发展,腐败分子的腐败手法越来越隐蔽,比如帮熟人拿业务赚取提成,但这种新的外壳改变不了以权谋私的腐败本质。

“这种腐败新常态本质上仍然是滥用权力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表现,这种腐败形式更具有隐蔽性,发现和惩处的难度比一般意义上的行贿受贿更大。这也表明,随着反腐败力度的不断加大,腐败类型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伟对《法制日报》说。

2017年12月20日,张德友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

2018年6月,张德友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双开”当时的通报称,张德友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参加迷信活动;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和相关公司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等。

1个月后,张德友涉嫌受贿一案,经依法指定管辖,由吉林省通化市人民起诉并向通化市中级人民提起公诉。

在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看来,值得注意的是,张德友是帮同学拉评估业务,也就是利用职权帮熟人谋取不正当利益,以提成的形式收受“好处”

彭新林对《法制日报》说,这说明在反腐败高压态势下,裸的权钱交易等腐败行为已经得到遏制,新的腐败类型更容易发生在领导与其熟人、朋友之间。同时,显性腐败会相应减少,隐蔽性腐败会相应增多。

根据《中国纪检监察报》的报道,长春市某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崔某,是张德友十几年前就熟识的“老朋友”早在2006年,张德友就为崔某在项目投资方面便利,收受其10万元。后来,张德友继续为崔某在公司诉讼案件及其配偶工作安排等方面帮助,并承诺将为其女儿安排工作,于2014年至2016年共计收受崔某所送60万元。

中国纪检监察报称,张德友在表面上拒收贿赂,是因为党的十八大后正风反腐持续加压,不敢腐的氛围日趋浓厚,但不代表张德友私下收手,警惕的他只挑他认为“安全”的熟人收受钱物。

交友目的乃权钱交易

公职人员被商人围猎

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高压反腐的推进,领导的朋友圈腐败问题逐渐显露在公众面前。

王素毅,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部原部长,十八大之后首个获刑的中管,2014年7月,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3年6月30日落王素毅,中央纪委通报称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其亲属收受巨额财物。

根据公开资料梳理,王素毅的落马,离不开他背后的朋友圈。给王素毅行贿数额最多的是他的朋友武某某。2005年6月至2008年8月,王素毅利用其职务便利,接受武某某的请托,为武某某所在的公司申请磁铁矿探矿权证帮助、为房地产项目取得《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帮助。

2008年3月至2010年春节,王素毅先后3次收受武某某给予的美元10万元、欧元10万元、黄金10千克,共计折合393万余元,占其总计受贿额的三分之一。

廖少华,贵州省委原、遵义市委原书记,首个由中央纪委确认被中央巡视“利剑”斩落的中管。

“我不是从思想品德、为人上结识既相互促进又清淡如水的朋友,而是交了一批重哥们义气,又带有“铜臭味”的老板朋友,思想逐渐发生变化,贪欲也随之培养起来,最后被这些所谓“朋友”温水煮青蛙。”2015年4月,廖少华在法庭之上称是被身边朋友拉下了水。

廖少华在多地任职,商人朋友陈某某一直跟随其左右做生意。廖少华为陈某某的企业多个事项帮助和照顾,先后10次收受陈某某给予的共计394万元。

廖少华的另外一个朋友是贵州某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某某。2008年年初至2012年6月,廖少华接受何某某的请托,为其公司多种帮助,先后12次接受何某某给予的共计550万元。

落马之后开始反思朋友的领导并非廖少华一人。

“我把别人当朋友,别人把我当“鱼”钓。在“利”字当头的商人眼中,我成了拉拢腐蚀的重点对象,成了“猎物””湖北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原副主任、省无线电委员会办公室原主任夏平说。

这句深刻的话,出现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的夏平的中。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称,因为长期在经济部门工作,管着项目、资金和政策,“平民厅长”夏平成为老板们拉拢腐蚀的重点对象。

2009年年初,湖北某建筑集团的一名项目经理认识了夏平,为了能承接湖北省无线电监测网扩容升级工程基建项目,这名项目经理想方设法跟夏平套近乎。

通过邀请夏平打牌、送、送名表等手段,这名项目经理终于如愿以偿,他所在的建筑集团顺利中标该工程,合同金额达1.288亿元。事后,这名项目经理为感谢夏平,又送给他、金条和加油卡。

“这些人与我交朋友,看中的是我这个厅长的职位。所谓交友的目的也不是朋友之间的交情,而是权钱交易。”夏平悔恨不已,进而总结说,自己出问题,“缺乏自重,交友不慎是重要原因”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曾开通《忏悔与剖析》栏目,在随后的3年间披露了22名违纪违法者的忏悔录,其中有12人在忏悔录中将交友不慎作为自己腐败的原因之一,占比超过一半。

杜治洲认为,因为有权力的光环,官员交朋友时难免交上一些纯粹为利益而来的朋友,这些朋友会不择手段地影响这些官员。因此,在交友方面,领导必须划清友情与权力之间的界线,避免进入腐败圈。

在彭新林看来,作为一名公职人员,特别是领导,当然可以交朋友,但一些所谓的朋友通过各种社会关系与公职人员认识,看中的是公职人员手中的权力,而不是双方之间的友情,这就是在“围猎”公职人员。

“不论双方交往多少年,交情有多深,一旦涉及权力和利益的交换,就必然会产生腐败。”彭新林说。

宋伟对《法制日报》说,这种朋友圈演变为腐败圈的现象充分反映了腐败的复杂性,所谓的朋友圈,本质上是进行不正当利益交换的腐败群体。这种腐败对政治生态和社会生态产生的负面影响很大,并且具有极强的传导性和污染性。

官商交往讲求有道

政商关系提倡亲清

贵州省水利厅原厅长黎平反思自己是“交友不慎,自坠深渊”

做生意的王某偶然间认识了黎平,随后就有意识地与他多接触。随着时间流逝,两人成了朋友。

王某在交往中发现,平时很难约到的“大忙人”黎平对娱乐场所乐在其中。王某动起了歪脑筋,频繁约黎平到某唱歌,并将包括邓某在内的不同女性介绍给黎平。黎平在声惑面前,忘记了党纪国法。

“我在经济问题上犯错误与和蔡某的结交有着直接关系。”黎平在中说。

2015年5月8日,黔东南州中级人民就贵州省水利厅原党组书记、厅长黎平受贿一案作出一审宣判,以受贿罪判处黎平有期徒刑13年。

“黎平陷入腐败泥潭,虽说是在损友的引诱下使然,但从根本上说是源于其自身思想防线脆弱,在党纪国法面前心存侥幸。”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点评称。

甚至有落马领导幡然醒悟:“少与商人打交道。他为了自己的利益机关算尽,他在与你接触中总是施以小利换取大利。当你有权时,弟长兄短,一旦你失去权力之时,他会加足劲,把你踢得很远很远。”

杜治洲认为,从这些现象可以看出,一些领导周围的朋友对腐败的发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正是在双方长期的不正常交往中,这些朋友一步步把一些领导“拉下水”

“外因仅是起到影响作用,内因才起决定作用。一些领导理想信念不坚定,才会落入所谓朋友的圈套。”杜治洲说。

那么,如何防止领导的朋友圈变成腐败圈呢?

在杜治洲看来,从某种意义上说,官员交友不是简单的私事,因为官员的公共身份决定了官员交友可能影响到权力的公开公正行使、社会公共利益的实现。

宋伟认为,腐败圈的清除治理还是要依靠权力的有效制约和,这是保证权力不被滥用的源头,没有了权力滥用,也就铲除了利益交换的可能。

“从现有的制度体系来看,对权力的制约和都在不断得到加强。但不可否认的是,仍然存在一些真空地带,使得类似案件仍然不断出现。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建立更加严密的制度体系,保证权力运行的每一个环节都得到强有力的制约和。”宋伟说。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提出,广大面对纷繁的物质利益,要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官”“商”交往要有道,要划出公私分明的界限。

彭新林建议,防范官商之间出现畸形的朋友圈,首要的措施在于建立一个“亲”“清”的新型政商关系;其次,领导主动净化自己的朋友圈,要有底线意识,敬畏意识,与朋友的交往不能建立在利益基础上,以利相交,利尽则散。

彭新林认为,还要从制度上构筑一道“防火墙”厘清权力边界,铲除权钱交易、的土壤,划定领导正常交友明确而具体的边界,使权力受到有力的和制约。陈磊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张德友

张德友,1946年8月生,黑龙江省兰西人。196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5年1月参加工作,大学学历。曾任中共辽宁省委常委。

朋友圈

《朋友圈》是由PatO'Connor导演,艾伦·卡明科林·费尔斯为主演的一部爱情电影,于1995年3月15日上映,时长为103分钟。1957年秋天,Benny与Eve决定离开居住已久的小镇,在大学里她们巧遇小学同学Nan,并因而结识了Jack。后来Jack正式向Benny展开猛烈追求,两人便热恋起来。而另一边,Nan也认识了一位比她年轻的男士Simon,二人也发生了关系。而Nan却因为要面对天主教的传统观念,竟故意引诱Jack并与他相好,借此将所有责任推卸在他身上,并催迫他与她结婚。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图坦卡蒙的
图坦卡蒙的
突然心情就有些不悦了
2019-10-10 04:03 25
真的公平吗
真的公平吗
被熟人猥亵了怎么办?
2019-10-13 15:57 935
wxl2588001
wxl2588001
没想到工作之后大家的关系居然会变成这样
2019-10-11 16:04 790
你瞒我瞒i
你瞒我瞒i
心理咨询师可以为熟人朋友做心理咨询吗?
2019-10-18 03:47 271
熊熊aaa
熊熊aaa
那么这样的朋友实在没有必要为他们伤心
2019-10-16 02:19 643
倩贻baby
倩贻baby
发现熟人朋友圈屏蔽你,你会怎么做?
2019-10-14 18:56 56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